金缕曲(生怕芳樽满)原文赏析-纳兰性德诗词

时间:2024/06/11 浏览次数:21

金缕曲

清代:纳兰性德

生怕芳樽满。

到更深、迷离醉影,残灯相伴依旧回廊新月在,不定竹声撩乱。

问愁与、宵长短。

人比疏花还寂寞,任红蕤、落尽应难管。

向梦里,闻低唤。

此情拟倩东风浣。

奈吹来、余香病酒,旋添一半。

惜别江郎浑易瘦,更著轻寒轻暖。

忆絮语、纵横茗碗。

滴滴西窗红蜡泪,那时肠、早为而今断。

任枕角,欹孤馆。

【赏析】

这首词为怀友之作:入夜起,酒不但不能排解愁情,而且只有孤灯相伴,惆怅反而更胜。当时相聚的景象依然,但人却已经分离。愁情绵绵不绝,比这春宵还要更长。红花落尽,花枝萧疏,这花仿佛也是孤独寂寞,但是此时的人又比这疏花还要寂寞。唯有梦里才可与你相见。

请东风消愁不但消不得,反倒是添愁添恨了。本已为离别而瘦损,如今又偏逢这乍暖还寒的时节,于是就更令人生愁添恨了。当年我们一边品茶,一边低声说话,议论纵横。分别时西窗蜡滴红泪,这记忆如今想起,更使人伤心肠断。独自寄寓在孤独寂寞的会馆中,更感四周冷静凄清。

思念友人,最解忧的便是酒水了。就算是纳兰这样的翩翩公子,也抵不住相思的侵蚀,拿起酒壶,只求一醉之后,凡事忘却。“生怕芳尊满”。所谓“芳尊”是指的造型精制的酒容器,在这里则是借指美酒。美酒在手,却怎么也喝不醉,这真是让人难堪而又无奈的事情。或许是愁绪太深,是太多酒都无法浇灭的缘故吧。

“到更深、迷离醉影,残灯相伴。”一直到更深露重,夜深人静时分,依然半醉半醒,无法安然入睡,残灯相伴左右,更显得自己孤立无依靠。借着酒意,看着外面寂静的夜色,无声无物,只有自己,置于天地之间,这份寂寥,无人能懂。

此刻,思念朋友的心情更加剧烈,“依旧回廊新月在,不定竹声撩乱”。回廊上看天,月亮依然,洒落月光,四周竹叶随风摆动,声音扰乱人心,本就烦忧的心,更在这声声竹声中,无法收拾。

所以,纳兰忧伤地自说自话:“问愁与、春宵长短。”春宵苦短,这愁绪却漫长无期,“燕子楼空弦索冷,任梨花、落尽无人管”。燕子飞去,人去楼空,就算飞尽,也是无人打理。那空空的楼阁,如同纳兰空荡的内心,失去了居住的人,便显得格外空旷,纳兰珍视友谊,所以,他的友人远去,对他来说,实在也是一件愁苦的事情。

可是,这样的感情却并不是人人都能理解的,而纳兰也并不打算告诉别人,让别人为他分忧,“谁领略,真真唤。”只有自己安慰自己了。

“此情拟倩东风浣。”此情可待成追忆,这份对友人的思念之情,在春风的吹拂下,四处散去,但吹去又生,纳兰的内心,始终无法安抚。“奈吹来、余香病酒,旋添一半。惜别江淹消瘦了,怎耐轻寒轻暖。”分别也有一阵时日了,似乎在日夜的思念中,逐渐消瘦了下去,但纳兰并不在乎这样的消瘦,他只想早日和朋友相聚在一起。

“忆絮语、纵横茗盌。”这些都是和朋友在一起的美好回忆,可是现今却是无法实现的梦想了,所以,纳兰想来,不禁泪流:“滴滴西窗红蜡泪,那时肠、早为而今断。”那时的美好时光中,他们怎么会想得到今日的分别呢?

分离总是让人痛苦的,纳兰虽然生性忧伤,但是这痛苦也让他无法承受,不过既然无法补救,那就只能依靠自己化解自己的愁绪了。“任角枕,欹孤馆”。这独自一人的忧伤时日何时才能够结束呢?

夜深时分,孤寂难耐,纳兰的苦,谁能探知呢?

  • 《哀溺文序》 [唐]柳宗元

    永之氓咸善游.一日,水暴甚,有五、六氓乘小船绝湘水.中济,船破,皆游.其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.其侣曰:“汝善游最也,今何后为?”曰:“吾腰千钱,重,是以后.”曰:“何不去之?”不应,摇其首.有顷,益怠.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:“汝愚之甚,蔽之甚,身且死,何以货为?”又摇其首.遂溺死.吾哀之.且若是,得不有大货之溺大氓者乎?于是作《哀溺》.

  • 八百孤寒

    唐朝大臣李德裕,出身阀阅世家,晚年位居宰相,官高爵显。史称其对家世寒微、无以依恃的读书人常能施以援手,为他们的科第仕进开方便之门。因此,故深得孤寒士子好感。后李德裕在党争中失败,被贬为崖州(今广东琼山东南)司户,蒙恩士子对他被贬荒远,都一掬同情之泪。 当时有人作诗云:“八百孤寒齐下泪,一时南望李崖州。”后因以“八百孤寒”指贫寒之士或喻处境困难、极需要提携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