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(败叶填溪水已冰)原文赏析-纳兰性德诗词

时间:2024/06/10 浏览次数:19

浣溪沙

清代:纳兰性德

败叶填溪水已冰,夕阳犹照短长亭,何年废寺失题名。

倚马客临碑上字,斗鸡人拨佛前灯净消尘土礼金经。

【赏析】

这首词大约是作者于旅途中见到“废寺”有感而作。词的上片写废寺之外景,荒凉残败,冷然消寂。“败叶填溪水已冰”,这里“败叶”可理解为已经凋零的树叶。“填”字用得极妙,说明败叶之多已将溪水填满,给人一种沉重萧瑟之感。“水已冰”说明已值深初时节。下一句“夕阳犹照短长亭”说的是荒凉秋季黄昏时分,夕阳斜照长亭短亭。此句表面上写景,实际上写人。因为长亭短亭在古代皆是临别送行之所,含之意。此景与前句“败叶填溪水已冰”意境相融,透足凄凉之感。接着引来下一句废寺主题,“行来废寺失题名”,通过正面渲染庙宇上的题字都因为多年来遭受风吹雨打而难以辨认,述说其苍凉之态!

深秋了,满树浓叶开始凋零,秋风萧瑟,卷着这些破败的残叶并将它们吹进寒冷的溪水里。抬头遥望,夕阳尚斜照着这一片苍凉之景,可是那些远走的人啊,早已不见踪影。只余这荒凉寺院上的题名,年年遭受风吹雨打,最终模糊难辨。

上片勾勒出残阳野亭孤庙物人皆非,惹不尽的惆怅。

下片从远景直接拉至废寺内景,笔述残破不堪、香火断绝的现状。“倚马客临碑上字,斗鸡人拨佛前灯。”这两句是写现在会来寺中的人早已不是当初的善男信女,而是前来闲游的过客,或是贵族豪门的公子哥儿。而他们来这里也不是为了上香礼拜,只不过是为了寻找一个可以玩乐的地方而已。

其中“斗鸡人拨佛前灯”,引用的是唐朝玄宗时期的典事。唐玄宗好斗鸡,在两宫之间设立斗鸡坊。遇七岁贾昌,通晓鸟语,驯鸡如神,玄宗任命他为五百小儿长,每天赏赐金帛。贾昌父亲死,玄宗赐他葬器。天下人称其“神鸡童”。于是坊间还有“斗鸡走马胜读书”的言传流出,贾昌被玄宗恩宠四十年。但是天宝年间,安史之乱爆发,玄宗仓皇奔蜀,贾昌换了姓名,依傍于佛寺。其家被乱兵劫掠,一物无存。纳兰这里用贾昌的故事,意在指出这寺庙的命运就如同贾昌一样,所有繁华不过是过眼云烟,荣辱兴衰交替,最终也只能荒凉收场。

此句谓:那些曾经临摹碑石的人也好,斗鸡赌胜的贵公子也罢,还有那些曾经来过这里的文人墨客、贵廷商贾,纵然尊卑贤愚不同,然而在这劳劳尘世,不过是同归一梦罢了。这份情怀,端的就是人生不过梦一场,权势身份荣耀,梦醒后只可能无限悲凉。

纳兰的这首词,情调非常消沉。于是也有人猜测,这词估计是纳兰随从康熙皇帝出巡时,见到荒郊中荒废了的寺庙时,感伤之下所作。纳兰本身是一位入世极深的士人,然而他所向往的却是温馨自在的生活。在康熙身边多年,他看遍了清廷政治党争倾轧,他想做的事不能做,不想做的事又不得不做。在不停的陪侍出行中耗蚀青年华,这些都使他厌畏思退。再加上他的父亲明珠,本来是位政治才能杰出的能臣,在统一台湾、平定三藩、治理黄河水患等重大国事中都起了相当大的推动作用,他还坚定地支持天主教会,为闭塞的皇朝打开了与外界交流的契机。这些都足以使他名垂青史,然而势高位重同时也滋长了明珠的腐败作风,他结党营私、贪污受贿,终被罢相。虽然这些在纳兰容若生前尚未发生,然而这位才子却似乎已然预见到了这个结局。面对朝为权贵、暮则家破势尽犹如穷僧的境遇,纳兰自嘲是“斗鸡人拨佛前灯”,透出了看破前程却又无可奈何的忧伤之怀!

  • 《哀溺文序》 [唐]柳宗元

    永之氓咸善游.一日,水暴甚,有五、六氓乘小船绝湘水.中济,船破,皆游.其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.其侣曰:“汝善游最也,今何后为?”曰:“吾腰千钱,重,是以后.”曰:“何不去之?”不应,摇其首.有顷,益怠.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:“汝愚之甚,蔽之甚,身且死,何以货为?”又摇其首.遂溺死.吾哀之.且若是,得不有大货之溺大氓者乎?于是作《哀溺》.

  • 八百孤寒

    唐朝大臣李德裕,出身阀阅世家,晚年位居宰相,官高爵显。史称其对家世寒微、无以依恃的读书人常能施以援手,为他们的科第仕进开方便之门。因此,故深得孤寒士子好感。后李德裕在党争中失败,被贬为崖州(今广东琼山东南)司户,蒙恩士子对他被贬荒远,都一掬同情之泪。 当时有人作诗云:“八百孤寒齐下泪,一时南望李崖州。”后因以“八百孤寒”指贫寒之士或喻处境困难、极需要提携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