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减字木兰花·烛花摇影》原文赏析-纳兰性德诗词

时间:2024/06/08 浏览次数:21

减字木兰花

清代:纳兰性德

烛花摇影,冷透疏衾刚欲醒。

待不思量,不许孤眠不断肠。

茫茫碧落,天上人间情一诺。

银汉难通,稳耐风波愿始从。

【赏析】

“郎骑竹马来,绕床弄青梅。同居长干里,两小无嫌猜。”这样的句子读来感到青涩美丽,这样的场景让人感到温暖安然。

可那是晨露,易碎易逝。是新月,明媚娟然,却有太多无法圆满的凄伤。造化有时就是如此捉弄人,明明是不能相守的人,却要在最美好的时光里相遇相恋,然后,留一世隐隐的伤痛。

那是纳兰青梅竹马的初恋,她是他的表妹,自幼父母双亡,寄居于纳兰家,和纳兰朝夕相对,诗词唱和。青年少,两小无猜,纳兰是温和飘逸、气质天然的水中花,表妹是绮年玉貌、身世堪怜的风前絮。是絮粘着了花,还是花无端惹了絮,其实,都不可考。但可以肯定的是一个内心充满悲悯的才子和一个飘萍一般的女子,由最初的怜艳羡才,惺惺相惜,到情投意合,两心相许,誓同生死。

死了父母的表妹是不吉利的,可以给她一个暂时的居所,给她二分的关爱,再多,就不可能了,谁知道她的父母是不是为她所克,谁知道她还会不会克死他人?母亲是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冒这样的风险的。恰好,八旗的祖制,每三年,要送女儿进宫选秀,她便把这个女子送入了深宫,皇宫一入深似海,“从此萧郎是路人”。

不过是一堵宫墙,却那般的高,好似隔着不可逾越的天,扬了头,也不知伊人在何方。可是再高,也隔绝不了痴缠着的心,纳兰相信,情人一诺,情坚如铁,只要两情相悦,百折不挠,坚定不移,等波折过去,他和表妹一定可以像从前一样,琴瑟静好,执手偕老。这是怎样执著而又天真的愿望啊?

“情到深处人孤独”,有时候“不思量,自难忘”,感情就是如此折磨人,只要你一脚踏进感情的河,那鞋就永远不会干。所以,午夜梦回,还见烛花摇影,摇出的全是冰凉的寂寞,华丽的忧伤。夜晚的寒冷浸入了被子,是身冷么?分明是心冷,是没有相爱的人可相守的孤寒。好苦,苦得像毒药,难以承受。

越是思念越是伤楚,那怎么办呢?还是忘了这份思念吧,不再想着孤眠的苦,不再为她断肠。“明明知道相思苦,却忍不住为你牵肠挂肚”,可是,感情的事总是越想摆脱越是沉陷,纳兰俊秀的眉眼间的深愁,缠绵不尽地隐现在词句中。

念起初遇百花深处,仿佛是隔了前世今生。相思是一捧荆棘,所有的刺都对着他的胸膛。

新月

晚妆欲罢,更把纤眉临镜画。准待分明,和雨和烟两不胜。

莫教星替,守取团圆终必遂。此夜红楼,天上人间一样愁。

新月从来如美人的眉,浅浅一画,无限风情。

这是纳兰在思念眉如新月的表妹,他想象着心上的人儿将要罢去晚妆的时候,还是忍不住对着镜子画一画纤眉,本打算是让眉儿更清新分明些,眉间如蹙,星眸如水,却笼上了如烟如雨还掩不尽的清愁。

这清愁为谁?分明教人生怜。可相知相思却无法相亲,这是怎样的无奈啊,泪眼朦胧中,是他的心在轻轻地叮咛:莫要相忘,莫让星星代替了我的光芒,只要彼此坚守!一定可以守到云开日现的那一天,可以相守不再分离。

《李夫人》云:“惭愧白矛人,月没教星替。”那时,李商隐的发妻王氏故去,有好事者欲给他介绍续弦,可是,爱过的人怎么可能由别人来代替呢?

这是纳兰美丽而执著的梦,他希望宫中的表妹能够像他一样为爱坚守,永远不要让谁代替他在她心中的位置。初涉仕途的他,怎么也不相信,两个相爱的人真的会相会无期。他想着,此夜,红楼之上,是眉如新月般的表妹,人间,还有一个惆怅的他,“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”

分明是在望月的,却生生把一弯新月望成了心上人,思念确是太深了。那弯新月,不甚分明,被烟雨所遮掩,由月而及人,想到人间情苦,终是堆在心上人的眉间,那缠绵不尽,忧思难忘的不尽情愁,从眉间化开,氤氲婉转进心灵深处。

你如是,我也如是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

好一句“天上人间一样愁”,只七个字便将全部的愁思升华,不论是你还是我,不论天上还是人间,此般深情始终缱绻在光阴的罅隙里,我知你心,你知我意,如是,哪怕是天人永隔,又能如何呢?

怪只怪你我无缘,全然怪不得老天。可若是无缘,穿过千百年的光阴得以相遇、相亲、相爱,是什么道理?许是前世欠下的债,今世要你我来还。可是倘若有来生,我依旧想问一句,你可愿与我同行?

来生会是什么样子呢?

是不是就像《爱有来生》里,痴情的阿明与投胎转世的阿九在银杏树下深情对视,他没认出她,于是阿九按照前生的约定对他说:“茶凉了,我再去给你续上吧”,所有的前世记忆瞬间一点一点慢慢复活。

月上帘钩,望断红楼。一朝歌罢斜阳里,筹卿红豆。

相逢不语,一朵芙蓉著雨。小晕红潮,斜溜鬟心只凤翘。

待将低唤,直为凝情恐人见。欲诉幽怀,转过回阑叩玉钗。

想起的词“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”。思念太深了,就想通过一见来解脱,情根深种的纳兰便是如此。他念念难忘,誓要见上一面,以为这样就可以了结两个人的夙因。

恰好遇到国丧,他装扮成喇嘛混进了深宫,如果事情败露,可是欺君之罪啊,后果不堪设想,但什么也阻挡不了见她的冲动。如同喇嘛一色的服装,宫妃也是一色的孝服吧,要如何在三千宫妃中一眼看到心上人,要如何一转眸,恰好也能够遇上心上人逡巡的目光?

清宫戒律森严,想必妃子入宫时早教给了各种礼仪,即使心有灵犀,她的目光也不敢随意游移,不断搜寻吧?更不会对着一群喇嘛左看右看。而那个多情的假喇嘛,即使费力地张望,也不可能在严妆端容的一色孝服里寻到她的吧?

所幸的是,苦心人,天不负,他们相逢了。那天,回廊转角处,她瞥见了他的目光,她惊喜交集,被他的爱情之火灼伤了,脸上红潮乍起,插在鬓上的钗环像一只跃跃欲飞的凤凰。她脉脉含情不说一句话,是羞涩,更是不敢。她比以前更美了,那羞涩之态如一朵被秋雨打湿的芙蓉,羞答答、静悄悄地开。

脉脉含情,似乎想说什么,又怕被人看出,两相无语静默无言的瞬间相对,她欲语还休,只有回转身,避让他,然后拔下玉钗远远地在阑干上轻轻叩着。“那一低头的温柔,不胜凉风的娇羞”,此时的心情是无以言表的。

爱的人就在眼前,却只能看不能说。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?她只能站在他视线之外的地方独自守候,他知这是她爱他的唯一方式。

轻叩玉钗是想要告诉他什么呢?玉钗轻叩回阑,不止是一个“响”字,是“想”也,她分明是说她在深宫无时无刻不想念着他。

有这样不语的相逢和机智巧妙的情感传递,一个想字到达了爱人的心间,那是多大的情感慰藉啊!纳兰多情的心被一个“想”字完全地覆盖,这一点感情的暖,能够焙出人生的深厚。

后来他娶了卢氏,可能心里虽有一个“想”字,但有过对她的“情薄”吧,这又成了他心里最重的悔意。早知表妹不属于他,早知还有卢氏在等他,他可以早一点有所了结,有所开始的吧。

人生情缘,皆是历劫,渡尽寒波,也不一定是彼岸。且让我们记取钟情那一刻,那一点真挚,那一点痴狂。

花从冷眼,自惜寻春来较晚。知道今生,知道今生那见卿。天然绝代,不信相思浑不解。若解相思,定与韩凭共一枝。

《搜神记》卷十一中有一个动人的故事。战国时,宋康王的舍人韩凭,其妻何氏,容貌生得十分精致,恍若仙子出尘一般。如此完美的女子,被康王看在了眼中,于是康王便利用权势强行将何氏夺为己有。韩凭心生怨恨,无奈却被康王囚禁,于是在满心愁苦却无能为力的情况下选择了自杀。韩凭的妻子何氏听闻此事,并没有如众人想象中的那般哭闹。只是不动声色地立在那里,如失了心一般。她暗地里穿上已经快腐坏的衣服,自此下定了决心。一日,在和康王一起登台时,何氏自投台下,左右之人忙伸手去拉,怎料衣服一扯便碎了。

何氏留了书信在衣带里,希望康王能把自己的尸骨赐给韩凭,与韩凭合葬。康王大怒不许,因了对此二人之间真挚情感的嫉妒,康王命人将二人的尸骨埋在分开的两处,虽能远远相望,却终究是彼此分离。

可令康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这份至死不渝的爱,令两座坟墓上一夜之间长出了两棵梓木,不久树便长到一抱那么粗,这两颗梓木仿佛是带着灵气一般,渐渐弯着身子相互靠近,枝叶在空中交错,而它们的根也在地底下交握。有一对雌雄的鸳鸯,总是栖息在树上,交颈哀鸣,声音十分哀婉凄凉。宋人哀悼他们,称那树为“相思树”。

有谁能够识得这份凄苦,三分凄凉,四分神伤。

欲解相思,分外相思。紫禁城匆匆一见,纳兰就彻底死了心。

纳兰作这阙词的时候是何等的绝望,重复了韩凭的故事,踏着韩凭夫妇的旧路,一路走来。他自比韩凭,想象自己和表妹化成枝叶相缠的相思树。那一刻,只有如此的方式才能够抒发郁结在心底的苦涩,谁能知晓那份深切的恨意。不是恨了谁,只是恨自己。

无法跟自己心爱的人长相厮守,眼睁睁地看着她被禁锢在别人的怀抱,更甚的是,那个男子却是自己永远无法违逆之人。那人曾待自己如兄弟,亦曾警诫自己君臣之礼,他的心底始终存留着对那人的敬畏,因为那是九五之尊的帝王,那是大清朝的康熙大帝!

他意识到自己心爱的人属于了自己的主子,永远不可能回到自己身边了。他没有丝毫力气去抗争。身为满族正黄旗人的他,本身就是皇权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跳不出那个圈子,那是他命中注定的东西,生不能脱离,死也会刻在泥土里。这是纳兰的悲剧。

绝望已经深入骨髓,随着心脏的跳动而愈发深切,却无法随着脉搏的停止而湮灭在尘世里。

可怜的是,表妹入宫以后并未得宠,也是“一声,双泪落君前”,她是寂寞深宫里一朵更寂寞的花。她死得很早,是相思?还是寂寞?

断魂无据,万水千山何处去?没个音书,尽日东风上绿除。

故园春好,寄语须自扫莫更伤春,同是恹恹多病人。

不读《红楼梦》,不知道“病”也是可以风情万种的。林妹妹乃绛珠仙草投胎转世,来还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恩,仙子转世的她“娇袭一身之病,泪光点点,娇喘微微”,有弱不胜怜的娇态。

暮春时节,宝玉和林妹妹在落花里偷看《西厢》,两个人都觉得那词曲警心,不忍释卷,看林妹妹也如此着迷,宝哥哥更是犯了痴病,拿林妹妹打趣:我就是那多愁多病身,你就是那倾国倾城貌。又惹得林妹妹以为是轻薄她,给了宝玉一顿厉害看。

更感人的是宝黛泪眼相向,宝玉忍不住对林妹妹诉肺腑之言,说:“好妹妹,我也为你弄了一身的病在这里。”这病,让黛玉心下震动,不胜娇羞地避开了,原来早已经是一心人。

一句“同是恹恹多病人”,一下子就说出了爱的痴迷、情的沉陷。你知我,我知你,谁说相思无凭,分明是恹恹多病。无形的相思在一个“病”字里生生地昭显着,惹无尽的怜惜和叹惋。

四顾茫茫,万水千山你在哪里?我不知道,徒然魂断。东风吹绿,春光大好,绿草已经长满了台阶,本应该高兴,却恨东风,不识相思情苦,却不见雁寄锦书,鱼传尺素。我的肉体在这里,我的灵魂却早已离开去寻你。

那庭院里的花施施然绽开了,绽在春风里;那庭院里的花娉娉袅袅落了,落在心尖上。便是铁石心肠的人,也不免情思涌动,心生怜惜之情。我知道你也思念着我,相思如落花,还需自己来扫。我深深知道思念之苦,所以你不要和我一样,你不要惜春,不要伤春,只须探春,只须咏春,千万不要苦了自己。

往事不再,一别如斯,知旧而难返;韶华已去,心事纠缠,婉转又婉转。有相思的苦,不见的恨,有对她的担忧和解劝,温柔的叮咛和嘱托,自己相思多病,不想对方也受如此的煎熬。

相思是一根柔韧的青藤,紧紧缠绕着、折磨着天下有情人的心。那揪心的牵挂,那刻骨的思念,那凄凉的无奈,美到极致,也令人心痛到极致。

张生曾为莺莺而病;杜丽娘也为柳梦梅病死;楼台相会后,梁山伯一病不起,魂归离恨天,要等祝英台和他一起化蝶……莫非,情本是魔障,恰如汤显祖所说:“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生者可以死,死可以生。生而不可与死,死而不可复生者,皆非情之至也。”

真个是:“天不老,情难绝,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”

  • 《哀溺文序》 [唐]柳宗元

    永之氓咸善游.一日,水暴甚,有五、六氓乘小船绝湘水.中济,船破,皆游.其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.其侣曰:“汝善游最也,今何后为?”曰:“吾腰千钱,重,是以后.”曰:“何不去之?”不应,摇其首.有顷,益怠.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:“汝愚之甚,蔽之甚,身且死,何以货为?”又摇其首.遂溺死.吾哀之.且若是,得不有大货之溺大氓者乎?于是作《哀溺》.

  • 八百孤寒

    唐朝大臣李德裕,出身阀阅世家,晚年位居宰相,官高爵显。史称其对家世寒微、无以依恃的读书人常能施以援手,为他们的科第仕进开方便之门。因此,故深得孤寒士子好感。后李德裕在党争中失败,被贬为崖州(今广东琼山东南)司户,蒙恩士子对他被贬荒远,都一掬同情之泪。 当时有人作诗云:“八百孤寒齐下泪,一时南望李崖州。”后因以“八百孤寒”指贫寒之士或喻处境困难、极需要提携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