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渎神(凉月转雕阑)原文赏析-纳兰性德诗词

时间:2024/06/07 浏览次数:18

河渎神

清代:纳兰性德

凉月转雕阑,萧萧木叶声干。

银灯飘落琐窗闲,枕屏几叠山。

朔风吹透青缣被,药炉火暖初沸。

清漏沉沉无寐,为伊判得憔悴。

【赏析】

这首词写清秋懊恼的情怀:孤单的花朵和零碎的叶子,就这样将清秋时节送走了。寂静的闺阁之中,篆香已经燃尽,美丽的容颜因悲秋而消瘦。谁能了解那对影的感受?那天涯无边的芳草总能牵动人的情怀。幽梦难成,空对半床花月之景,怎不叫人懊恼神伤!

纳兰的词继承和发展了古代诗词的艺术技巧,十分干净,不粘不离,亦人亦物,他总是能够把纯真的感情写进对历史、对现实,甚至对人生的思考之中去。所以,纳兰词才并没有归于到那些陈词滥调中,而是别出一格,将艺术成就提升到了另外一个层面上去。尽管这首词并无太大新意,不过是纳兰在清秋时节,看到花草凋零,内心忍不住凄凉,提笔写下的一首哀伤词,但是同他的其他词作一样,这首词清纯婉丽,不事雕琢,有着独特的芬芳和灵动的气质。

“凉云万叶,断送清秋节。”这般的开头,纯任性灵而“别样幽芬”。初秋时节,天高云淡,万里无云。秋季时分,正是落叶开始的季节,当所有的叶子都归于尘土之后,季便会悄然而至。这是一个过渡的季节,也正是因为如此,人们总是在这个季节,看到太多的万物凋零,四处寂寥。

纳兰是一个生性敏感的人,他看到清秋,比常人感受更深,而在这首《》中,纳兰将升华至了哀思。看似在写秋季带给他无尽的幽思,其实词的背面隐含的是纳兰的情思。

思念的是一位红颜,“寂寂绣屏香篆灭,暗里朱颜消歇”。檀香早已燃尽,可是那寂静的闺阁之中,一张美丽的容颜却是因为悲秋而日渐消瘦。女子伤秋,纳兰也在伤秋,他们到底是伤秋还是伤己,词意模糊,但其实也无关紧要。

只要看到词中的深意,能够体会到词意的哀婉,那至于所感伤的是何物,已经不再重要了。上片伤秋的情绪书写完后,下片便是写内心的寂寥与悸动。“谁怜照影吹笙,天涯芳草关情。”古诗有云:“对影成三人。”纳兰在这里效仿,却是写出照影吹笙,独自一人的时光,的确是难挨,独自饮酒,无法赶走孤独,反而更让孤独加深。纳兰不是不知道,可是他这样做,无非也是因为实在无法,一个人的日子,如果不想方设法找点不一样的节目,那可真是要闷死了。

“懊恼隔帘幽梦,半床花月纵横。”天涯芳草无关他的情,看着窗外的夜色,内心满是懊恼,为何而神伤,难以说清。回转头去,看到那床前的明月光,更让自己内心的寂寥加深了几分。

夜半时分,谁能懂得纳兰心里所想?估计只有这明月光,还有这清酒。

  • 《哀溺文序》 [唐]柳宗元

    永之氓咸善游.一日,水暴甚,有五、六氓乘小船绝湘水.中济,船破,皆游.其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.其侣曰:“汝善游最也,今何后为?”曰:“吾腰千钱,重,是以后.”曰:“何不去之?”不应,摇其首.有顷,益怠.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:“汝愚之甚,蔽之甚,身且死,何以货为?”又摇其首.遂溺死.吾哀之.且若是,得不有大货之溺大氓者乎?于是作《哀溺》.

  • 八百孤寒

    唐朝大臣李德裕,出身阀阅世家,晚年位居宰相,官高爵显。史称其对家世寒微、无以依恃的读书人常能施以援手,为他们的科第仕进开方便之门。因此,故深得孤寒士子好感。后李德裕在党争中失败,被贬为崖州(今广东琼山东南)司户,蒙恩士子对他被贬荒远,都一掬同情之泪。 当时有人作诗云:“八百孤寒齐下泪,一时南望李崖州。”后因以“八百孤寒”指贫寒之士或喻处境困难、极需要提携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