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画堂春·一生一代一双人》原文赏析-纳兰性德诗词

时间:2024/06/05 浏览次数:22

画堂

清代:纳兰性德

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

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。

浆向蓝桥易乞,药成碧海难奔。

若容相访饮牛津,相对忘贫。

【赏析】

如何承诺一生的痴缠,千言万语说不出期盼的永远;如何卸去心里的负担,日夜徘徊走不出无望的深渊。

一生一代一双人,不过是七个字,便将纳兰的心绪缓缓道了出来,道出了一种深深的惆怅与决绝的姿态。汩汩流过心脏深处的情愫,顺着血脉溢出了灵魂。

这是一曲摧肝裂胆的心灵独白。

我的爱人是一代,原本以为可以彼此搀扶着一路行走至生命的尽头,谁曾想,会是今日这般结局。天各一方,遥遥相望,只能远远地望着你,瞧着你沉默地立在风中,不言一字,便明了你心中所想所思,便是生来就有的默契。而如今,望断了水,望断了重重厚重而潮湿的回忆,望断了我们紧紧相依的灵魂,望断了俗世,多情却笑我,不知天命。

我们相互思念,相互遥望,却不能再如希望的那般相依在一起,哪怕是看一场,聆听几声猿鸣,只知道你在身侧,这世界便是全然没了色彩亦没关系。如今我心里竟是这般荒凉的光景,那春风却依旧悠然度过了玉门关的头顶,拂过了大地万物,绿色再次欣欣向荣起来。然,我竟不知,这春天是为谁而来。

几番痛彻骨,却只能寄托于神话传说,只因为说不得、道不得。

唐代秀才裴航乘船至蓝桥时,口渴求水,遇见仙女云英,一见倾心之下向云英的母亲提亲,其母要求以玉杵为聘礼才答应把女儿嫁给他,后来裴航求得玉杵,和云英结为夫妇。纳兰没有裴航的幸运,只能叹息道:“浆向蓝桥易乞,药成碧海难奔。”

饮牛津就是天河。传说中,大海与天河相通,每年八月都会有人乘木筏往来于天上和人间,有一个人见了好奇,也乘木筏出发了,他看到了很多房屋,还有耕田织布的男女,便向人打听,只是什么地方,别人告诉他去问严君平就明白了,后来这个人到了蜀地问严君平,严君平掐指一算,告诉他那是牛郎织女约会的地方。

曾用这个典故作《海客》:“海客乘槎上紫氛,星娥罢织一相闻。只应不惮牵牛妒,聊用支机石赠君”,追忆自己与宫中的妃嫔的恋情。纳兰借用了李商隐的诗意。曾经,他和表妹有过婚约,本可以牵手结为秦晋之好,可是她突然入宫,从此再难相见。她就像偷吃了不死灵药的,留下孤单的他在人间望眼欲穿。明明心头恨快怒冲霄汉了,却朦朦胧胧,欲言又止。面对手握生杀大权的当朝天子,能恨谁呢?只能恨春天不该到来,恨月老点错了鸳鸯谱。

我今夕来世苦苦等待的恋人,我只能在天河的这边望着你,我用日日夜夜的凝视,将你的倩影深深镌刻在灵魂深处。

我知,你懂。如是,而已。

当你执素绢茕茕孑立于禁宫之内,我只能点朱砂踽踽独行于苍穹之间。

  • 《哀溺文序》 [唐]柳宗元

    永之氓咸善游.一日,水暴甚,有五、六氓乘小船绝湘水.中济,船破,皆游.其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.其侣曰:“汝善游最也,今何后为?”曰:“吾腰千钱,重,是以后.”曰:“何不去之?”不应,摇其首.有顷,益怠.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:“汝愚之甚,蔽之甚,身且死,何以货为?”又摇其首.遂溺死.吾哀之.且若是,得不有大货之溺大氓者乎?于是作《哀溺》.

  • 八百孤寒

    唐朝大臣李德裕,出身阀阅世家,晚年位居宰相,官高爵显。史称其对家世寒微、无以依恃的读书人常能施以援手,为他们的科第仕进开方便之门。因此,故深得孤寒士子好感。后李德裕在党争中失败,被贬为崖州(今广东琼山东南)司户,蒙恩士子对他被贬荒远,都一掬同情之泪。 当时有人作诗云:“八百孤寒齐下泪,一时南望李崖州。”后因以“八百孤寒”指贫寒之士或喻处境困难、极需要提携的人。